>

盈利氏一门三神,安国寺惠琼

- 编辑:澳门新萄京8455 -

盈利氏一门三神,安国寺惠琼

安国寺惠琼﹙日语假名:あんこくじえけい,罗马拼音:Ankokuji Ekei,1539年1月3日—1600年11月6日﹚,是日本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的佛教僧侣和大名。

关原合战,是日本中世史上最有名的一场合战,也是决定天下归宿之战。而在这场决定天下归宿之战中,毛利氏一门俱显“忠烈神勇”。虽然毛利氏所属的西军最终输掉了这场战争,但毛利氏一门却凭借其“神勇忠烈”而为家族赢得了“关原三神”的至上美誉。其中,西军总大将毛利辉元,因没有亲临战场而被誉为“关原宅神”;吉川广家以“我军正在用膳”为由,而故意的挡住友军的进攻道路,被誉为“关原食神”;已从毛利本家独立出来的小早川秀秋,更是凭借其战场上的神勇表现,而完全左右了战局和天下走势,因而也获得了关原合战的最高荣誉---“关原战神”。

毛利辉元作为第一智将毛利元就的孙子和继任者在上的评价并不高,关于他的逸闻轶事中最著名的就是他在关原之战中不出兵险被家康贬为平民在关原之战中辉元虽担任总大将,但并未出阵。战后险些被家康贬为平民,在吉川广家的斡旋下得以保全大名身份。辉元无力地叹息“近顷の世は万事逆さまで、主君が家臣に助けられるという无様なことになっている(“近来世间万事都颠倒了,主君还要难堪的依靠家臣帮助”。在庆长三年太阁丰臣秀吉薨前,辉元被任命为“五大老”之一,负责商讨决策共同辅佐直至幼主丰臣秀赖成年。五大老包括德川家康、前田利家、宇喜多秀家、毛利辉元及小早川隆景(小早川隆景死后由上杉景胜补上),其中辉元的势力被列为第二位仅次于内府德川家康,年收入120余万石。也许不可避免的在秀吉死后,他生前所遗留下来的问题导致即将面临一场全国性的大动乱。一方面文吏派与武将派由于利益上的冲突,互不信任造成了两派之间的意见不和,势同水火;另一方面野心家德川家康认为此时终于可以摆脱丰臣秀吉的束缚,正是争取成为天下霸者的好时机。而近江的佐和山城城主、五奉行之一石田三成一向对德川家康不满,为了报答丰臣秀吉提拔自己作为秀赖的摄政者,同时不甘心自己的权力被德川家康所夺,决意起兵反抗德川家康。在这样的情形下丰臣政权趋于分裂。在庆长4年开始形成以德川家康及石田三成为首的两派阵营,辉元起初曾考虑加入德川一方。不幸的是对于辉元和毛利家来讲,他们还是被长久以来的客卿安国寺惠琼所说服。安国寺惠琼作为毛利氏的外交僧侣在毛利氏内部有一定的地位,他使得辉元深信德川家康会夺取当时的幼主——丰臣秀赖的权力地位。最终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因素。毛利辉元决意加入石田三成一方,并且被推举为西军总大将。与藤原惺窝、吉田意安、赤松广通等学者交情甚笃的人姜沆,日后在对比德川氏和毛利氏的富有时,曾如此描述:“家康的土地上所获的米谷,对外声称二百五十万石,实际收入数倍于此。辉元的金银亦毫不逊色。家康坐拥关东,辉元握有山阴山阳两道。世人评价这二人的富有时曾说,家康的米谷多得可以用来铺一条从关东到京都的大道,辉元的金银多得可以把从山阴山阳到京都之间的桥梁全部换成金桥银桥。他们可谓富可敌国……”倘若不把毛利辉元拉拢进来,这场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这些谁都明白。庆长五年7月15日一早,辉元带着年仅六岁的儿子秀就从广岛出发,16日晚抵达大坂。毛利辉元取代家康驻人西苑,令儿子秀就去秀赖身边侍奉,并于17日召众议事,决定发表讨伐德川家康的檄文。可是辉元并未表示热衷于这个新的“职务”,不仅不善于抓住指挥的时机,甚至还顾虑他自己能否胜任这个被德川家康称之为“西军”的统帅。三成最终让辉元(于7月15由安日艺的广岛城出发前往大坂),翌日进入大坂城。实质上三成只是让他担当名义上的总大将。这个致命的错误将演变为庆长五年9月15日(1600年10月21日)爆发的关原之战东军击败西军。毛利集团的联合军(包括毛利辉元及其养子毛利秀元、吉川广家等)是西军中最为庞大的势力。但是在实际的战斗中,辉元却几乎是寸步难行。在固若金汤的大阪城中,辉元深信秀元所言,目下最好的措施就是坚守不出;同时指出三成的行动注定要失败,至少迎击是毫无价值的。吉川广家(一开始就反对毛利家加入西军一方)把这些通过黑田长政传达给德川家康,此前家康曾言倘若西军无所行动的话,将会有利于东军取得胜利。结果,事情却发展的出乎意料。尽管起初家康对吉川广家解释西军起兵与毛利辉元无关表示理解,但这似乎只是一种计策,目的在于把辉元独自束缚在坚固的大坂城中。一旦战役打响并且东军能够包围大坂城,那么大坂城就是家康的囊中之物了。家康公然宣称这场战斗是武士们的使命,特别是对所谓西军总大将的战斗。战后,辉元的土地被大减至周防国、长门国两国37万石,失去安艺,备后,石见,出云,隐岐五国及伯耆国西部三郡,高梁川以西的备,而且好像是个残酷的笑话,被削减的领地中地区岩国三万石被家康转封给了吉川广家以示感谢,更加令辉元痛苦不堪的是他不得不让毛利氏放弃安艺这个家园。后来辉元成为长州藩主。相对于保住脑袋的辉元来说,安国寺惠琼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连同石田三成与小西行长一共三人在同年10月1日先在京都游街示众,后在京都的六条河原被斩首。关原合战后的同年10月,辉元剃发称幻庵宗瑞,让长子毛利秀就继任家督。庆长八年,辉元到江户请罪。翌年庆长九年开始建造长门国萩城作为居城。元和九年辉元正式隐居。宽永二年4月27日,辉元在萩城四本松邸去世,享年73岁。

天文十年三月,武田兵部大辅光广公遭武将陶晴贤和毛利元就进攻,在金山城自尽而亡。惠琼乃光广公之遗孤。于3岁的时候,因为大内氏的入侵,最后使安艺武田氏灭亡,后来被送到安艺国的安国寺。之后到京都的东福寺修行,因为是师傅竺云惠心亲近毛利氏的关系,后来成为了毛利氏的外交僧。

图片 1

毛利辉元轶事

图片 2

为何作为西军中坚力量的毛利氏,在关原合战中的表现却如此奇葩?这得出丰臣秀吉死后的日本全国情势来分析。

毛利辉元作为第一智将毛利元就的孙子和继任者在上的评价并不高,关于他的逸闻轶事中最著名的就是他在关原之战中不出兵险被家康贬为平民

不久,他立即发挥外交手腕,与大友家达成了和睦协议。1582年,在织田家大将羽柴秀吉征讨军笼城水淹备中高松城的时候。秀吉率先得知主公织田信长在本能寺之变中因被明智光秀叛军围困难逃,自焚而死。为了争夺为主公复仇进而掌握天下大权,所以在胜局已定与交战方毛利军达成和平撤军共识。通过与毛利家军师惠琼交涉,最终惠琼提议,让城主清水宗治切腹之后,他判断了情况,开始亲近秀吉,保住了毛利家的地位,由于其出色的外交手腕,最后被分封于伊予国六万石。

丰臣秀吉死后,丰臣氏的直属领地与藏人地一共有220万左右。而德川家康的领地在名义上就有255万石左右,但根据当时许多的资料表明,家康领地的实际石高还要更高,东国拥有全日本最大、最肥沃的平原,但在日本的历史上却长期被视为偏僻荒蛮之地,被重视与被开发的程度远远不够。而德川家康又免於文禄·庆长之役的征调,使其能有近十年的时间专心致力於关东的建设与恢复,使得东国的实际石高远高於名义上的255万石。而德川家康又是隐忍的高手,最擅於隐藏实力。

在关原之战中辉元虽担任总大将,但并未出阵。战后险些被家康贬为平民,在吉川广家的斡旋下得以保全大名身份。辉元无力地叹息“近顷の世は万事逆さまで、主君が家臣に助けられるという无様なことになっている(“近来世间万事都颠倒了,主君还要难堪的依靠家臣帮助”。

安国寺惠琼曾在1587年(弘治元年)时,奉丰臣秀吉之命,在严岛神社境内修筑经堂以祭奉在征战九州时阵亡的兵将,也就是今日的千叠阁。千叠阁在秀吉死时尚未完工,并且一直保持此未完工的状态直至今日。

展开剩余74%

在庆长三年太阁丰臣秀吉薨前,辉元被任命为“五大老”之一,负责商讨决策共同辅佐直至幼主丰臣秀赖成年。五大老包括德川家康、前田利家、宇喜多秀家、毛利辉元及小早川隆景(小早川隆景死后由上杉景胜补上),其中辉元的势力被列为第二位仅次于内府德川家康,年收入120余万石。

图片 3

图片 4

也许不可避免的在秀吉死后,他生前所遗留下来的问题导致即将面临一场全国性的大动乱。一方面文吏派与武将派由于利益上的冲突,互不信任造成了两派之间的意见不和,势同水火;另一方面野心家德川家康认为此时终于可以摆脱丰臣秀吉的束缚,正是争取成为天下霸者的好时机。而近江的佐和山城城主、五奉行之一石田三成一向对德川家康不满,为了报答丰臣秀吉提拔自己作为秀赖的摄政者,同时不甘心自己的权力被德川家康所夺,决意起兵反抗德川家康。在这样的情形下丰臣政权趋于分裂。在庆长4年开始形成以德川家康及石田三成为首的两派阵营,辉元起初曾考虑加入德川一方。不幸的是对于辉元和毛利家来讲,他们还是被长久以来的客卿安国寺惠琼所说服。安国寺惠琼作为毛利氏的外交僧侣在毛利氏内部有一定的地位,他使得辉元深信德川家康会夺取当时的幼主——丰臣秀赖的权力地位。最终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因素。毛利辉元决意加入石田三成一方,并且被推举为西军总大将。

在丰臣秀吉死后的关原之战当中,请求毛利辉元加入西军,其后在南宫山布阵,得知小早川秀秋叛变反后,立即撤退。惠琼扮成小沙门跟在毛利秀元散部之后溜走,到近江时,从那须一个村落逃向了朽木谷。他知毛利秀元私通东军,那样做乃是为了躲避危险。之后他越过山城坂,穿过八濑和小原,潜入鞍马山的月照院。可那里也不能令人安心,于是,他又悄悄逃离鞍马山,打算藏身于六条一带,却被与他素有私怨的乐镇发现。由于乐镇告密,惠琼最终落于身在京城的家康女婿所司代奥平信昌手中。在京都东福寺被捕。与石田三成和小西行长共同斩首示众。

而领地排在德川家后面的毛利氏上杉氏都分别在120万石左右,紧随毛利氏上杉氏之后的是前田利长。前田利长在关原合战之前已因“家康刺杀事件”,而降伏於德川家康,同时德川家康又通过与各大名之间私自联姻及通过利用手中的职权给一些大名增加石高等手段,以巩固自身的势力。关原合战之时,东西军兵力各在8万左右。按每一万石领地养300名左右的武士计算,仅靠德川家康自身实力,也完全可以拉出一支8万左右的军队。可以说,天下已经完全向德川家康倾斜。

与藤原惺窝、吉田意安、赤松广通等学者交情甚笃的人姜沆,日后在对比德川氏和毛利氏的富有时,曾如此描述:“家康的土地上所获的米谷,对外声称二百五十万石,实际收入数倍于此。辉元的金银亦毫不逊色。家康坐拥关东,辉元握有山阴山阳两道。世人评价这二人的富有时曾说,家康的米谷多得可以用来铺一条从关东到京都的大道,辉元的金银多得可以把从山阴山阳到京都之间的桥梁全部换成金桥银桥。他们可谓富可敌国……”倘若不把毛利辉元拉拢进来,这场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这些谁都明白。

惠琼曾有过“信长は高ころびにあおのけにころろぶが、藤吉郎はさりとてはの者だ。”信长之死,秀吉之起果然实现,然而在关原合战时却未曾算到主家的骑墙与倒戈,毅然加入西军,最后做了替死鬼,可谓是糊涂一时啊。1600年被斩首,享年61岁。

图片 5

庆长五年7月15日一早,辉元带着年仅六岁的儿子秀就从广岛出发,16日晚抵达大坂。毛利辉元取代家康驻人西苑,令儿子秀就去秀赖身边侍奉,并于17日召众议事,决定发表讨伐德川家康的檄文。可是辉元并未表示热衷于这个新的“职务”,不仅不善于抓住指挥的时机,甚至还顾虑他自己能否胜任这个被德川家康称之为“西军”的统帅。三成最终让辉元(于7月15由安日艺的广岛城出发前往大坂),翌日进入大坂城。实质上三成只是让他担当名义上的总大将。这个致命的错误将演变为庆长五年9月15日(1600年10月21日)爆发的关原之战东军击败西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而作为“五大老”中实力第二的毛利氏,既想遏制德川家康的势力发展势头,也没有与德川家康决一死战的果决与胆气。故而,在毛利氏的内部也有两派主张。一派以安国寺惠琼为首,主张加入西军,认为只有打败德川家康,才能保住并提升毛利氏的地位。一派以吉川广家为首,认为对抗德川家康只会使毛利氏灭亡。

毛利集团的联合军(包括毛利辉元及其养子毛利秀元、吉川广家等)是西军中最为庞大的势力。但是在实际的战斗中,辉元却几乎是寸步难行。在固若金汤的大阪城中,辉元深信秀元所言,目下最好的措施就是坚守不出;同时指出三成的行动注定要失败,至少迎击是毫无价值的。吉川广家(一开始就反对毛利家加入西军一方)把这些通过黑田长政传达给德川家康,此前家康曾言倘若西军无所行动的话,将会有利于东军取得胜利。结果,事情却发展的出乎意料。尽管起初家康对吉川广家解释西军起兵与毛利辉元无关表示理解,但这似乎只是一种计策,目的在于把辉元独自束缚在坚固的大坂城中。一旦战役打响并且东军能够包围大坂城,那么大坂城就是家康的囊中之物了。家康公然宣称这场战斗是武士们的使命,特别是对所谓西军总大将的战斗。战后,辉元的土地被大减至周防国、长门国两国37万石,失去安艺,备后,石见,出云,隐岐五国及伯耆国西部三郡,高梁川以西的备,而且好像是个残酷的笑话,被削减的领地中地区岩国三万石被家康转封给了吉川广家以示感谢,更加令辉元痛苦不堪的是他不得不让毛利氏放弃安艺这个家园。后来辉元成为长州藩主。相对于保住脑袋的辉元来说,安国寺惠琼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连同石田三成与小西行长一共三人在同年10月1日先在京都游街示众,后在京都的六条河原被斩首。

我认为毛利氏最终加入西军有两方面的原因,一则,西军开出的条件的确诱人,且战胜德川家康,将使得毛利氏能左右天下。二则,毛利氏的领地处於西军腹心,难以独善其身,如果不表态支持西军,恐成为西军的众矢之的。

关原合战后的同年10月,辉元剃发称幻庵宗瑞,让长子毛利秀就继任家督。庆长八年,辉元到江户请罪。翌年庆长九年开始建造长门国萩城作为居城。元和九年辉元正式隐居。宽永二年4月27日,辉元在萩城四本松邸去世,享年73岁。

图片 6

但是,毛利辉元对於打败德川家康却信心不足,便默许了吉川广家通过与其交好的丰臣系武断派大名,与德川家康私下缔结“毛利氏并不参与战斗”的约定,以换取毛利家的120万石领地的安堵。所以,在最关键的时刻,西军总大将毛利辉元选择做一次“宅男”,而委派毛利秀元指挥毛利氏军队。

毛利氏的主力驻扎在南宫山的山上,而吉川广家为能确保执行与德川家康的约定,自请为毛利军的先锋,与安国寺惠琼等部驻扎在南宫山的山脚(封杀主毛利军的行动)。当决战时,安国寺惠琼不断催促毛利秀元下山应战。而吉川广家不但向毛利秀元宣示德川家康许诺毛利氏领地安堵的信件,使得毛利秀元也陷入了犹豫,且在关键时刻,以“我军正在用膳为由”故意挡着友军的进攻道路。毛利军的主力没有动,主战的安国寺惠琼也就自然不敢动。

图片 7

小早川氏,已经从毛利氏本家中独立了出来,小早川秀秋单独驻扎於松尾山之上。对於这位丰臣秀吉的养子,石田三成给其开出的条件非常优渥。但是,最终能兑现承诺的只能是属于胜利的一方。所以即便石田三成 的承诺再好,如果战场上不能获胜的话那也是白搭。小早川秀秋也是在关原合战前,便与德川家康暗通款曲。以德川家康的行事作风,绝不会不留后手,而率先发起对西军的攻击。西军虽占据地势上的优势,却人心不齐,更无实质意义上的“总大将”。所以,西军获胜的可能微乎其微。

图片 8

而当前线陷於僵持,德川家康令人向小早川秀秋战阵射击威胁,逼其做出决定,潜台词就是告诉小早川秀秋,如果不早做决定,就拿你开刀。德川家康给於小早川秀秋的不只有“利诱”,更有震慑力在。这种震慑力来自於德川家康自身的实力,德川家康实力是自己的六倍以上。而石田三成的力量只是自己的一半,显然比起石田三成来,德川家康是得罪不起与不可戏弄的。而一旦占据西军五分之一的自己选择倒戈,西军就定然必败无疑。所以,小早川秀秋选择临阵倒戈也就在情理之中。

图片 9

然而,此“关原三神”的最终下场都不怎么好。毛利家被德川家康以参与西军对四国的征伐为由,违反了吉川广家所许下的不战约定,而要没收毛利家的领地,后经吉川广家的奔波及武断派大名的求情而从120万石的领地减封至37万石。而德川却拿出毛利家原有的领地封给广家以示感谢,这对要一心维护毛利本家利益的吉川广家来说,也很不是滋味,并被毛利家视为出卖本家利益的叛徒。而小早川秀秋虽领地被益封,但过的却很郁闷,遭受他人的痛恨与白眼,成为“背叛者”的代名词,并於关原合战的两年后去世,有说是被人谋害,还有说是遭大谷吉继的索命而死。其死之后因无嗣,其55万石的领地也被没收,小早川家至此灭亡。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盈利氏一门三神,安国寺惠琼